強烈譴責警方濫用限聚令,擅闖太古城私人屋苑範圍強行執法及企圖濫捕及粗暴傷害本人助理

94486738_156565455833281_5446884289360691200_o

昨晚(4月26日)有網民發起在太古城中心舉行「和你唱」集會中,本人在助理陪同下到商場內範圍執行職務,並監察警務人員有否合理執法,同時在場進行協調。本人於下午6時43分與東區警區指揮官交涉後,得知警方聲稱收到懷疑太古城中心內有市民涉嫌違反限聚令的投訴。本人交涉期間已嚴正要求指揮官提醒前線警務人員切勿情緒高漲及挑釁市民。

據本人向太古地產了解,警方向商場職員表示接獲市民致電999報案,從而須進入商場調查是否有人違反禁聚令,因此商場並無任何理據阻礙其入內執法 (馬鞍山新港城已有案例,阻礙警方入內調查的保安人員被拘捕檢控)。於是,傍晚約7時,大批防暴警察以太古城中心商場內有市民涉嫌違反限聚令為由入內驅散市民及記者,後期更推進至太古城私人屋苑範圍內繼續驅散行動,更在毫無依據下進入私人屋苑公契範圍內強行執法及設立封鎖線。

本人重申,限聚令是基於社區防疫以保護公眾及市民健康,而並非警方濫用職權的藉口。惟警方隨即在Facebook專頁表示︰「任何出席公眾活動人士,如抱有共同聚集目的,均屬於公眾地方進行羣組聚集;而該公眾活動如有多於四人參與,所有參與者均屬違反第599G章。而羣組聚集者是否相距1.5米,都會違反第599G章」。限聚令定義本已不清晰,令市民大眾質疑警方此舉是否以抗疫為名,打壓公眾活動為實。

晚上約8時30分,本人與助理在太古城第四期外的私人範圍繼續執行職務時,多位身穿防暴裝備的水警 (包括督察及警長在內) 以言語挑釁本人之助理,企圖以襲警為由,濫捕助理。惟當時本人與助理無任何舉動,只是不斷被警方推進。本人一直嘗試保護助理,然而警方眾目睽睽下將他拉扯並推倒在地。本人相信是助理頭部着地,令他當刻昏迷失去意識,只能眨眼,無法說話。幸而有兩名義務急救員替助理進行檢查及急救,最終由救護車送院治理,目前情況穩定,需留院接受進一步檢查。 本人強烈譴責警方 (特別是水警防暴隊),再次情緒失控地在商場內執法,更知法犯法進入太古城私人屋苑範圍內。警方聲稱受到999報案的為太古城中心商場範圍;與太古城住宅私人範圍不同。因此警方在無人求助下擅闖私人範圍並企圖以限聚令執法是完全沒有理據。水警防暴隊更在私人屋苑公契範圍內企圖濫捕本人助理,粗暴拉扯並把他推倒在地,使其頭部著地受傷昏迷,隨後更以圓盾向我作出多次推撞,隊中督察在本人舉高雙手退後時多次用胡椒噴霧瞄準本人作出威嚇。本人將諮詢律師團隊意見,為助理討回公道、追究到底。此外,本人特別譴責警方多次以言語及行為去挑釁本人及其他市民。本人將會就警方以言語及行為出言中傷本人因保護市民受襲而失去大部分左耳廓造成的永久性傷殘,涉違反殘疾歧視條例一事向平機會投訴,要求平機會嚴肅跟進有關事件。

最後,本人感謝多位市民提供有關拍攝到助理被警方推撞以至跌倒的片段及資訊,亦感謝各界對本人及助理的關心。特別感謝兩位為助理施救的義務急救員,並再次向助理之父母表示歉意,祝願他早日康復。希望各界給予助理空間以靜心休養。

康復香港,時代抗疫!

趙家賢博士
東區區議會副主席 / 太古城西民選議員
太古城第五期業主代表會主席

2020年4月27日 – 19:30